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热门亮点 >工商时报社论李显龙vs.菅直人

工商时报社论李显龙vs.菅直人

2019-12-10623观看

 工商时报19日社论「李显龙vs.菅直人」:15%的经济成长率,对于快速发展的新兴国家来说,都算是梦幻数字,更别说是已开发国家可望不可及的理想。但是,具备已开发国家实力的新加坡日昨却预告今年GDP成长率有机会冲高至15%,涨幅领先全球,且外界亦多表认同。反观东亚大国日本,根据国际货币基金最新上修预估,今年成长率只有2.4%,居全球之冠的指标竟然是国债总额占GDP的两倍。IMF因此忧心指出,日本再不赶紧推出财政改善计画,不仅有碍经济发展,更将危及主权债信。台湾有心以新加坡为师,也应该以日本为鉴! 

 有人认为,新加坡是城市国家,经济规模容易管理,且长期一党独大,政策得以贯彻,因此不足师法。然而放眼全球,不乏力争上游的小国与万年政权,却造就不出第2个新加坡,显示关键不在经济规模或政权垄断性,而在于新加坡领导人擘划了何等国家愿景,贯辙了何等发展政策,促使该国在亚洲四小龙的基础上再创「小国大经济」的奇蹟,甚而在今年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全球竞争力评比上击退美国抡元。 

 让我们把场景拉回10年多前,千禧年将届之际,亚洲刚熬过金融风暴的肆虐,当时担任新加坡副总理兼金融管理局主席的李显龙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他针对「抗暴」过程归纳出3点结论,做为迈向新世纪的警惕:1、事情会快速改变,不能假定这是最后一次危机,所以要做好因应下次危机的準备,尤其要严格监督银行,不让他们置身险境;2、政策要稳健及保守,财政预算必须平衡,可能的话,还要保有少量的盈余;3、要维持外界对新加坡的信心,这不只是短期政策目标,更重要的是长期施政纪录。 

 李显龙上述的谈话看似卑之无甚高论,却是知易行难,但他自2004月9月接替吴作栋出任总理迄今,一直奉行不悖。由于长怀小国寡民的忧患意识,新加坡不曾像冰岛那样为追求金融中心而拿整个国家下注;在「以收定支,审慎理财」的指导原则下,星国财政收支从未失控;更因为政策具延续性,新加坡的国际信赖度极高。当然,再稳健与保守的政策也有例外,博弈事业,可能是星国最大尺度的开放。 

 对于国家治理,李显龙当时慨陈,他希望政治能保持诚实、开放与廉洁,如果不廉洁就该下台。虽然这样的政治不那幺令人兴奋,却绝对是认真严肃的。为了建立优质的文官体系,新加坡以高薪养廉,没有人认为是在养肥猫;李显龙把国家当公司经营,致力培养各类人才,经济表现好就加薪分红,表现差则减薪勒裤带。他说,10年、20年之后再来看,如果新加坡错了,就会走下坡,如果对了,那就很幸运! 

 10年过去了,李显龙领军的执政团队以惊人贯彻力与傲人政绩,证明新加坡走对了路,并正面迎向当年他所期待的亚洲区域统合。然而,同样的10年,日本却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带领日本跨入千禧年的首相小渊惠三任内猝死,继任者从森喜朗、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到现任菅直人,更替有如走马灯,尤其小泉之后首相任期越来越短,政策断裂严重。相对地,国债总额则越叠越高,从1999年的665.8兆日圆,膨胀到今年预估的1,079兆日圆。民主党去年9月推倒自民党政权后,鸠山以幕末英雄坂本龙马自许,但不到9个月就引咎下台。同党继任者菅直人也以幕末奇兵队的矫健魄力,期许新阁在经济上突围,重现明治维新的契机。然而选民已对民主党言出不行、政策反覆厌烦,菅直人就任不满月,便输了参议院大选,支持度跌破4成,9月党魁改选若被逼退,将以5个月不到的任期创下日本史上第2短命阁揆纪录。 

 过去10年,台湾经历两次政党轮替。前8年民进党高抬本土意识,以锁国对抗中国崛起的潮流;当初打着「清廉、民主、爱国家」上台的国家元首,最后沦为「贪污、滥权、为自己」的阶下囚;文官体系抵不过五日京兆的折腾,士气日益隳坏;更有甚者,历年财政收支从1999年的犹有盈余,到几乎每年都出现鉅额短绌。凡此种种,都与每下愈况的日本相类,怎能不以日本为鉴? 

 马政府上台后,力图重塑廉能形象,期与新加坡相媲美;5月底改组的新内阁以重登四小龙之冠为冲刺目标;连全球招商,都以新加坡为主要假想敌。我们乐见政府见贤思齐,但也要提醒:喊口号容易,成长率的超越容易,厚植根基的独特软实力绝非一蹴可几,必须要像李显龙那样耐着性子、义无反顾、有策略地耕耘,以10、20年的时间来证明成果,这才是以新加坡为师的真谛!

 
上一篇: 下一篇: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