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企业宣传 >工商时报社论对政府不满,那就自求多福吧!

工商时报社论对政府不满,那就自求多福吧!

2019-12-10217观看
工商时报6日社论全文如下:

 一向以足球实力冠绝全球而自诩自傲的巴西,在2014年将主办世界盃足球赛之前的热身赛,也就是同样在巴西举行的洲际国家盃比赛中,以3比0的比数压倒世界排名第1,且是目前欧洲盃和世界盃双料冠军的西班牙,获得3连霸的傲人成就。但是「森巴军团」这次夺冠,并未如往昔让巴西举国上下陷入疯狂庆祝的激情中,反而是在洲际国家盃举行期间,在圣保罗与里约热内卢两大城市因地铁与巴士準备调涨票价所引发的不满,进而演变成民众针对公共服务不足及政府贪渎所展开的全方位抗议活动,让明年的巴西世界盃足球赛嘉年华会也因而蒙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难道是巴西民众对足球的激情不再?显然不是。而是除了足球之外,有更切身的议题引发他们的关怀与不满。其实巴西位列「金砖四国」之一,近年经济成长的数据耀眼,堪称是新兴国家的典範,过去8年来有4,000万人民得以脱离贫穷。但是这些新兴中产阶级却对于国内贫富差距扩大,所得分配及政府财政恶化感到忧心与不平,从而看到政府为了明年的世界盃投注大量资金而削减其他公共服务,自然心生怨怼,大众运输工具票价不识时务的拟议涨价,也就成了引爆点。

 无独有偶,几乎在同一时间,土耳其民众也因为政府要强制徵收一处公园预定地改建购物商场而爆发激烈的抗争活动。而究其实,抗议的标的只是导火线,背后反映的是土耳其近年来大力推动改革,10年之间GDP成长超过3倍,并造就一批新兴中产阶级与知识份子,而他们却要面对失业率居高不下与贫富差距扩大的残酷现实。从而藉端抗争既是抒发心中的不满情绪,箭头所指自然也会对长年把持政权的执政党之种种保守措施感到不满与不耐。

 平情而论,巴西和土耳其这两个国家,其执政者近年来都做了不少改革,并取得可观的成绩,但到头来却点燃包括中产阶级和知识份子在内的市民大众对政府不满的抗议浪潮。第3个实例则是泰国政府实施保证价格收购稻米,导致政府财政不堪负荷,商业部长考虑将稻米收购价由每吨15,000铢降至12,000铢,当即引发农民抗议。为了挽救流失的民意,迫使总理颖拉必须断然启动内阁改组,而倒楣的商业部长自然首当其冲只能黯然下台。

 针对最近以来全球三大洲数十个城市所掀起的抗议浪潮,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誌因而製作专题,直指民众对政府的失望与不满正席捲全世界。该杂誌并预言,以往每当发生全球性的民众抗议行动时,都曾对未来发生深远影响,而这次也将不会例外。

 总体看来,「对政府不满」似乎已成为当下全球最时髦热门的话题。尤其在目前网路无国界,资讯传递即时而又巨细靡遗的情况下,政府凡百施政都要受到监督乃至吹毛求疵的质疑。「对政府不满」成为社会大众最方便而廉价的情绪宣洩口,但同时也使得各国政府的执政者普遍陷入动辄得咎的困境,而告进退失据。

 全球性的「对政府不满」群众运动,其中不免有相当程度的民粹情绪。「经济学人」则指出,民主政治的优点在于能够自我调适,只要不失控引发动乱,抗议行动将使新兴国家的民主政治获得改善。相对的,执政者如果仍以打压、贿赂等老办法对付民众,则这个国家不论是当政者或群众,未来的日子将会更加难过。

 「经济学人」把这股方兴未艾的「对政府不满」运动,寄望于各新兴国家能够改善民主政治的品质。但是英国着名的历史学家弗格森却在其新着「西方文明的4个黑盒子」中直指,撑持过去500年西方文明的民主、资本主义、法治与公民社会4大支柱,目前均出现严重退化。从而出现一波波的国际金融海啸,各国所积累出的巨额国债、不只压制经济成长的动能,也破坏不同世代间的「合伙关係」,民主被民粹绑架,法治质变为被恶法层层管制,公民社会面对庞大公权力机制只能狗吠火车,诚如弗格森的洞见,则「经济学人」寄望于民主政治的自癒功能,岂非形同刻舟求剑。

 不论西方民主机制有无自我调适的能力,摆在眼前的「对政府不满」风潮,对台湾而言可以说一点都不陌生。就如同巴西或泰国,调价会引发不满,维持不变则会使政府财政进一步恶化,公共投资、公共服务不足在在都可以引发民怨。面对这种局面,政府作为或不作为都会挨骂,看来「对政府不满」与「政府难为」恐将要持续纠缠下去,社会大众最后只能自求多福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